陌上桑声

花魁药郎
儿童画
毕竟老夫也不是什么魔鬼嘛

一点不可描述的脑洞

我港真,昨晚睡前我梦到了晴明和博雅做不可描述之事……
大概是博雅喜欢阿爸但他怂不敢说,然后有一天晚上博雅准备睡了,但发现晴明屋里还亮的灯就过去看看跟阿爸聊聊什么的,我记得阿爸当时穿的整整齐齐,戴着增高的(划掉)帽子,好像是在记仇(划掉)写材料。整个房间的灯光都是那种淡淡的黄色,很温暖。然后博雅进来两个人巴拉巴拉聊天,聊着聊着突然阿爸就开始讲起羞羞的事,关键那个二愣子博雅听的贼拉认真,老半天才想起来被耍了。
重头戏来了,阿爸把笔撂了仇也不记了,直接舔博雅耳朵边舔边吹气,说了什么。
我记得特别清楚,好像是:“源氏之子,少年英雄,元阳未泄。博雅,愿意和我共赴巫山吗?”
你觉得博雅忍得了吗?
他忍得了我忍不了。...

关于b站晴明应援的一些话

希望列表有b站三级及以上账号的小伙伴能够在萌战中投晴明一票。三级及以下的可以在八点以后投。注意,只是希望,我完全尊重各位的选择。
萌战是因为对角色的喜爱而产生的,全职高手也好,阴阳师也好,都是优秀的作品。我希望大家理智对待,厨力第一,比赛第二,不要因此而引战。
另外,在此说明,我接受各方面的正确有益的指导建议,拒绝杠精ky和人身攻击,拒绝引战,拒绝无脑,拒绝侮辱角色,不要恶意diss。先提前表明我个人的态度,对于杠精这种东西,没有什么是一顿暴打不能解决的,如果有,那就两顿。
感谢您阅读到这里,在这里送上一位萌新阴阳师真挚的谢意!❤❤❤❤

关于阿爸,我想说的

我喜欢他,喜欢那位面若白狐的男子,喜欢他的面若冠玉,唇若涂朱,喜欢他长长的白发,喜欢他一袭蓝衣,岁月静好。我曾开玩笑地问过他的口红色号,心满意足地看他和别人打赌,猜测他的帽子下面究竟隐藏着什么。我也曾埋怨他的手气差,不能给我带来最好的。可是每天为我召唤念咒的人都是他。在加载的时候,打量着他的海报,之间一白发男子持折扇,神情宛若仙人。
我喜欢他,喜欢他由内而外的儒雅气质。我喜欢他的眼睛,那里面充满了平静与安详,还有一份不可或缺的责任。他果断冷静,同时也亲切随和。比起大阴阳师,我更愿意叫他一声阿爸,那里面有一份喜爱,更有一份信赖。
米津玄师的《lemon》里,柠檬的味道是苦涩的,在大雨之后的枝头散发着...

记点脑洞

记个双龙的脑洞
我们知道荒总有一条大辫子对吧?
以前是荒老大自己编,后来连连和荒总在一起,连连觉得编辫子看起来挺有意思的,他就给荒总编,诶别说,看着还挺像个样。
有一次灯姐问荒总有对象没,荒总答没有。
灯姐笑:“你骗别人好使,骗我没用,我看出来了,你的辫子是反花的,自己编,要手反过来才行。”

山的味道,海的味道

&什么也没有的阿妈的日常无聊短打

&童年记忆梗,原梗出自《窗边的小豆豆》

&荒总第一人称视角

&日常普通人设定,公司白领荒×钢琴教师连

&一个中篇的一部分(大概

&设定属于阴阳师,ooc属于我

“哈,忙碌了一上午,吃饭,”一目连打开自己的便当袋,把我的顺便也拿了出来,“荒一定饿了吧?吃点东西放松一下,毕竟吃饭也是一种工作。”

我把签字笔和稿纸推到一边去,说了声谢谢,接过便当盒埋头扒起饭来。一目连慢慢嚼着菜,眼睛盯着我的盒子,似乎对里面的内容很感兴趣。

“你吃的是什么?”他停止进食,撑着脸看着我,慢悠悠地转着筷子。

“...

日常瞎设定

●为以后的文做铺垫说明(想什么呢你不存在的)
●脑洞充沛,文力为0
●再看了一遍感觉还是有瑕疵,有些地方有点矛盾……
●大概会再改,然后具体交代一下妖怪的设定,这个算属性
嗯,再次码个设定。药郎这次遇到的既有物怪,还有小妖精,准确说,是人的怨念附身小妖精变成的物怪。
人是复杂的生物,因为自身的需求与否而产生各种情绪。万物皆有灵,这些情绪也会化作各种各样的小神灵……或者叫妖精更为恰当一点。情绪妖精一般而言看不见摸不着,但是确实存在的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绪妖精,人类有时候会在特殊情况下看到情绪妖精。情绪妖精伴随人的情绪而生,最大的技能是改变事主周围的环境(从事主主观上来看,其实整个世界没有变,心中所想就决定...

日常瞎叨叨

今天看科普,古代登州大概就是现在山东半岛一带
噢哟这样说的话,我就住在登州?!
突然发现和解珍解宝顾大嫂乐和他们是同乡。
激动.jpg
宝的腿上的飞天夜叉,男孩子的大白腿,我他妈吹爆

日常下叨叨

考完试有时间,做个水浒的纹身考究吧,纹身这东西,有时候是很讲究的。
我,先举个小栗子吧。龙这种东西,大概道上混的人多少都会纹,但是纹龙很有讲究,我们先来谈谈条数吧,纹龙每个人只能纹一条,要不然镇不住,纹两条龙的,没听过有活过四十的。
我很容易想到九纹龙史进,银盘也似的面皮上是九条青龙,征方腊的时候昱岭关中箭身死,英年早逝。
或许施公听过关于纹龙的坊间说法,这样看来,九条龙大概是是个伏笔的彩蛋。一个不管禁忌后果的年轻人,在战争面前,或许也就顾不上生死与否了。

仍旧是关于金药的瞎叨叨

有人说想看药郎在现代服装不变,enmmmmmm其实这个不是很难,药郎出现在现代也不是太违和,毕竟原著里面他还出现在近现代(可能是大正时代,估计是一九二几年)的地铁站里,着装不变,好看
现代也不是不可以,毕竟物怪不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减少,况且人心现在那么复杂。药郎估计得贴膜累坏(bushi
顺便记个梗,
青春期。
青春期是人由幼年过渡到成年的特殊时期,在这期间总会发生很多奇怪的事。十六岁的女孩智子最近总是遇到奇怪的事,也常常在不经意间会有很奇怪的举动和行为,路过的药郎以为是什么异常,一凡折腾后发现除了有物怪的纠缠,最关键的就是所谓的“青春期”,渴望成熟,渴望美好,渴望成长,大概每个人理想的青春期都是如此...

此心光明万物生。

© 陌上桑声 | Powered by LOFTER